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護國山莊之四大護法 >第169章 茅塞頓開

第169章 茅塞頓開 (1/1)

小說: 《護國山莊之四大護法》 | 作者: 安梨棠 | 更新時間:2020-02-14 21:27 | 本章字數:3105

歐陽昊文所中的天陰蠍毒,應當也是按照這本《制毒寶鑒》的制毒方法研製,這麼看來,上面記載了各種真與假的制毒方法。

「冷風絕是如何得到《制毒寶鑒》的?」獨孤少白繼續問道。

花似玉:「他說是黑風教教主給他的,你們把冷風絕抓來審問不就知道了嗎?何必來問我呢?冷風絕小心謹慎,所以他有許多私事都不會與我交代。」

花似玉說得不錯,冷風絕行事縝密,不會輕易相信身邊的人,也定不會讓親信抓到不利於自己的把柄。

「少白。」皇甫弘毅的聲音迴響在牢房裡,獨孤少白回過頭,望見了他手上的信。

「是東方門主捎來的信件?」獨孤少白接過信,打開一看,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這些都是陳百升和高富貴招供的罪狀。

獨孤少白眉間一皺,信上寫著,一個多月前,在陳百升的生辰宴上,冷風絕贈予了陳百升一塊北里藍玉當做賄賂,隨後又拿他和高富貴貪污的證據威脅他,讓他在秋獵上設計傷害皇子。如此一來,江建柏就會背上一個護主不周的罪名。

秋獵日上,陳百升在皇子乘坐的馬車上動了手腳,讓馬兒吸入了狂躁粉,發狂的馬兒飛奔疾馳,皇妃和皇子坐在馬車裡,必定會受傷。

隨後,陳百升又把狂躁粉放進了江建柏隨行攜帶的包袱里,搜查的侍衛,便會把所有的矛頭指向江建柏,以此來陷害、嫁禍他。

江建柏曾查封過冷風絕在江南城開設的遠富賭坊,這無疑是斷了冷風絕的一條財路,冷風絕懷恨在心所以對陳百升威逼利誘,借他的手來陷害江建柏。

獨孤少白茅塞頓開,秋獵日埋伏在樹林里傷了大皇子和四皇子的刺客,應當就是冷風絕的手下。

可他們當日在樹林里發現了一具男屍,也不知那具男屍是不是冷風絕派來的刺客,如若真是冷風絕派來的人,那他又為何會喪命於樹林?

皇甫弘毅:「任陳百升如何狡辯,都抵不過牢里的酷刑,用刑之後,他把一切都招了,只不過,在高富貴家裡發現的那幾箱金銀珠寶並非陳百升貪污而來,但高富貴卻一口咬定是陳百升的。」

皇甫弘毅微微拂手,一幅畫像攤在了花似玉面前,「花似玉,這個叫容衛的男人,可是你的手下?」

半個月前,皇甫弘毅初到佰越城荷花鎮,遇見了花似玉一群人,這畫像上的男人跟在花似玉身側,由此可見,這個男人是花似玉的手下。

陳百升和高富貴同流合污,高富貴的官職比陳百升低,又有把柄握在對方手中。所以高富貴也不敢貿然拒絕容衛的要求,再加上金錢的誘惑,所以高富貴當時也未曾多想,以為容衛真的是陳百升的手下,成功被他給騙了。

「與其說他是我的手下,不如說是冷風絕的手下,容衛他怎麼了?」花似玉一臉茫然,看起來她是真的不知道容衛偽裝成陳百升的手下,往高富貴的家裡放了幾箱子金銀珠寶。

「既然你不知道容衛做了什麼,那想必這一切都是冷風絕指使的了。」皇甫弘毅卷好畫像,凜若冰霜的目光直逼花似玉。

「陳百升找過潘慧娘,企圖買兇殺害冷風絕,但最後並沒有殺手刺殺冷風絕。本王懷疑潘慧娘找的殺手就是秦正,這秦正可是黑風教的人?又或者,他是冷風絕的手下?」

花似玉如今淪為階下囚,為了不讓自己和蘇山傲受皮肉之苦,面對皇甫弘毅和獨孤少白的質問,她還是選擇如實回答為妙。

「秦正確實效忠冷風絕,他是黑風教的殺手,黑風教培養了一群殺手,專門做人命買賣。」

獨孤少白問道:「二十天前的秋獵日上,冷風絕是不是派了黑風教的殺手去清城山?」

花似玉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是,當日秦正也去了。」

「那批殺手有幾人?他們當日可有傷亡?」獨孤少白繼續追問。

花似玉思索片刻,答道:「去了兩三個人吧,沒有傷亡。」

沒有傷亡?獨孤少白陷入沉思,那具在林子里發現的男屍,不是冷風絕派來的刺客,那會是誰?他到底是被何人所殺?

還有一些謎團,暫未能解。

皇甫弘毅:「兩年前,百里隨緣傳位給歐陽昊文,冷風絕為了謀權奪勢,不惜陷害歐陽昊文和盛清風,我們手上已經收集了這麼多證據,是時候把冷風絕的暗勢力連根拔起了。」

話雖這麼說,可獨孤少白心中卻隱隱不安,總覺得狡猾謹慎的冷風絕不會這麼輕而易舉地被他們繩之以法。

「大哥,弘毅。」上官羽棠神色焦急,急匆匆地走來,「冷風絕進宮見皇上了。」

獨孤少白和皇甫弘毅面面相覷,冷風絕這隻狡猾的老狐狸,果然按捺不住開始主動出擊了。

三人離開地牢後,如煙唇角輕勾,清麗的眸子睨了花似玉一眼,嗤笑一聲,眼裡透著些許鄙夷。

這聲嗤笑把花似玉惹得慍怒,她這般瞧不起人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看什麼看啊?陰陽怪氣。」花似玉翻了個白眼,直接坐在了牢里的炕上,懶得搭理如煙。

如煙輕哼一聲,譏誚道:「真替冷堂主感到不值,沒想到養了你這個白眼狼,隨便被護國山莊審問兩句,就全盤托出。」

如煙在護國山莊這兩個月來,心態不穩,甚至患了瘋病,任護國山莊的人如何審問,她都一問三不知。

最開始時,如煙一心想尋死,後來,她覺得活在地牢里也挺好的。興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冷風絕也會被抓進來,至少她還有與他見面的機會……

「哈哈哈……」花似玉忍俊不禁,嘲笑如煙太天真,「如煙,你不僅傻,而且還傻透了!冷風絕只把你我當成棋子,你以為他會對你心存半點兒憐惜?當時你跳河後,山傲斷了你全身的筋脈,以防你沒有死透,這些都是冷風絕默許的,你以為他稀罕你呢?」

花似玉的話字字誅心,如煙又豈會不知冷風絕的為人,她當時義無反顧的跳河自盡,便是為了不給冷風絕帶來麻煩。

如煙心知肚明,若自己被護國山莊抓到了把柄,冷風絕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自己,斷了護國山莊的線索。

縱然冷風絕冷血無情,但如煙依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她愛冷風絕,她願意為他去死。

「花似玉,你這一輩子,都不會懂得什麼是『愛』。」

「愛?」花似玉嗤之以鼻,連連搖頭,這如煙已經傻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了,「如煙,你醒醒吧,你懂愛又有何用?冷風絕愛你嗎?冷風絕他這一輩子,只會愛他自己!他身邊所有的人,對他而言,都是一堆可有可無的東西罷了!」

當年,冷風絕痴迷武功,沉迷江湖權勢,所以常年離家在外。飢渴難耐的花似玉忍受不住寂寞,才會四處偷情。

在如煙眼裡,花似玉就是一個浪蕩成性的膚淺女人,她只渴望皮肉之歡,哪裡能體會得到無私的愛。

「對牛彈琴。」如煙不屑地瞟了她一眼,話不投機半句多,再與她爭辯下去也只是浪費口舌而已。

怎知花似玉不善罷甘休,硬要和如煙爭個輸贏,「如煙,你還不知道吧?我可不是冷風絕的老相好,我是冷風絕明媒正娶的妻子!若他真的在乎你,他有和你說過這些事情嗎?」

如煙秀眉緊蹙,花似玉怎麼可能是冷風絕的妻子?她跟在冷風絕身邊這幾年來,從未聽說過花似玉和冷風絕是夫妻關係。

「花似玉,你在做夢吧?」顯然,如煙並不相信花似玉說的話。

「哈哈哈……我在做夢?」花似玉走到木欄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如煙,嗤笑道:「如煙,不妨告訴你,冷風絕的實際年齡已有五十,而我的實際年齡已有四十五,我和他都在六年前服下了還童丹,所以年輕了二十歲,怎麼?這些你都不知道吧?」

花似玉語氣傲慢,像在向如煙炫耀,冷風絕和她的秘密,只有他倆知道。

一聽此話,如煙滿臉驚愕,她輕斥道:「一派胡言!」

冷風絕看起來年紀不過三十歲,又豈會是五十歲的人?花似玉胡亂編造,不就是想在自己面前炫耀她和冷風絕的曖昧關係嗎?

如煙滿腹狐疑,不願相信花似玉的話。花似玉繼續說道:「如煙,你肯定也不知道,蘇山傲是我和冷風絕的兒子吧?」

「什麼?!」如煙大吃一驚,花似玉這番話令她震驚不已,蘇山傲居然……居然是冷風絕和花似玉的兒子?

如煙秀眉緊皺,冷風絕行事縝密沉穩,擅長借刀殺人,能把人玩弄於鼓掌間,聰明機智。

而蘇山傲卻與冷風絕截然相反,時常仗著冷風絕的勢力欺壓百姓、調戲少女,甚至犯了諸多錯誤,冷風絕都從未懲罰過他。

如煙曾不明白為何冷風絕會把蘇山傲這種囂張狂妄的人留在身邊,他一次次的包容蘇山傲,並非蘇山傲是他的心腹,而是……而是他的兒子!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