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家有悍妻怎麼破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冤案(1)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冤案(1) (1/1)

小說: 《家有悍妻怎麼破》 | 作者: 六月浩雪 | 更新時間:2020-02-14 21:27 | 本章字數:2087

傍晚,晚霞燒紅了天空。

清舒坐在馬車內,心情甚好:「還是這個天氣舒服,不冷不熱。」

夏天的時候每日辦差都在那小房間,哪怕放了兩盆冰也是汗流不止。可又不能去其他地方辦公,遭罪得很。

紅姑說道:「夫人受苦了。」

清舒莞爾,然後將綉著蝶戀花的靠枕放在身後,靠上去後就眯上眼。

雖然從戶部衙門到家裡最多一刻鐘的路程,但她都會趁這個時間休息下,這樣回到家就能一良好的狀態面對兩個孩子。

突然馬車一個急剎車,清舒整個人往前栽去。好在她反應很快立即抓了車廂上的柄手,不然非要撞個滿頭包。

馬車很快停下,紅姑捂著額頭問道:「建木,怎麼回事?」

建木趕了這麼久的車,駕車的手藝是沒的說了,現在這情況女必定是遇見什麼突髮狀況。

建木趕緊說道:「夫人,有人攔著咱家的馬車。」

他的話一落,就聽到一道凄厲的聲音:「民婦冤枉,求青天大老爺為民婦做主。」

清舒驚訝不已。

紅姑也驚了下,然後小聲說道:「夫人,我下去看看吧!」

聽到那悲嗆的哭聲,清舒搖頭說道:「一起下去吧!」

下了馬車清舒就看見一個穿著襤褸滿臉污垢的人,若不是聽聲音真看不出男女。

清舒走到她面前,問道:「你是何人?有什麼冤屈?」

那婦人看到清舒也是一怔,沒想到比她想像的還要年輕,不過她很快就說道:「大人,民婦冤枉,求大人給民婦做主。」

看著周邊圍著一大群人,清舒說道:「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先隨我回府去。」

那婦人有些遲疑。她擔心清舒哄著她回去,然後藉機弄死她。她死不要緊,但丈夫跟兒子就沒人救了。

清舒掃了她一眼,說道:「你既知道攔我的轎子,可見是有人指點過你。若是不相信我那就算了,你再去攔其他官員的轎子。」

說完,她轉身準備回馬車。

那婦人趕緊說道:「民婦跟大人回去。」

在他們走後,圍觀的人群里有個穿著灰色衣裳長相普通的中年男子迅速竄到旁邊小巷,然後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回到府里,清舒與那婦人說道:「你先去洗漱再吃點東西,有什麼冤屈等洗漱好後再來說。」

雖然隔了幾步遠但清舒還是能聞臭味,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洗漱了。

婦人想趕緊將自己的冤屈告訴清舒,可看清舒蹙著的眉頭也不敢反對。她們一家能否洗脫冤屈,丈夫跟兒子能否活命就全靠眼前的這個人了。

清舒指了下她手裡的狀紙,說道:「將它給我吧!」

婦人雙手捧著遞給清舒。

夢蘭說道:「這位大娘,你跟我來吧!」

清舒將狀紙看完,臉上浮現出一抹冷意:「還真是膽大妄為。」

紅姑問道:「太太,這上面說了什麼?」

清舒簡單與她說了下這個案子。攔馬車喊冤的婦人姓鄧,人稱鄧三娘,他的丈夫叫萬有才。夫妻兩人是上河縣人,家裡開了一家酒樓。

他們一家子之所以會吃上官司也是這家酒樓引起的,萬家的酒樓開了四十多年,因為飯菜可口又有特色,加上服務好生意一直都很好。誰想去年年初上河縣換了個縣令,那縣令的太太跟著她兄弟也在上河縣開了家酒樓。可他們找了當地的大廚,生意還是跟萬家比不了。

一般情況下肯定是想辦法提高自家酒樓的檔次與對方競爭,實在競爭不過的會放棄專做其他生意。可這縣令太太跟她兄長卻不走正道,而是設下局讓萬有才惹上人命官司被抓進大牢,然後縣令查封了萬家酒樓。

萬家大兒子求親告友想救他爹,結果有天回來得晚了被一群混混給打折了一條腿;小兒子在縣學念書,因這事跟同窗起了爭執打了起來,一不小心將對方打得昏迷不醒然後被衙門抓走關起來。

鄧氏為救丈夫花了很多錢去疏通關係,可惜家資耗盡萬有才還是被判了個秋後處斬。

紅姑聽完後氣憤地說道:「這姓郁的竟敢在上河縣隻手遮天。大人,這事咱們不能坐視不理,不然這天下都沒公理了。」

清舒淡淡地說道:「若是真的,我自然是要管的。」

在插手管這事之前必須先確定此事的真實性。若是假的她貿然插手到時候不僅會被人笑話,還會被人質疑她的能力。

不過若是真的這事她不僅要管還會告訴易安。因為被判處死刑的犯人,想儘快翻案必須上頭髮話。

紅姑問道:「夫人,這事要查實是真的,你準備怎麼做?」

清舒說道:「查案這種的事,自然是交給專業的人去辦。」

紅姑有些奇怪地問道:「官員犯法應該是大理寺管吧?」

清舒搖頭道:「不過一個七品的芝麻綠豆官,還不配讓大理寺來查,不過在此之前咱們要查清楚這縣令跟他妻子的背景。」

這般膽大妄必定是背後有人。沒背景的人,入了官場就算要貪也不敢這般明目張胆。

夢蘭帶著鄧氏去了她的院落,讓她從頭到腳都洗了一遍,然後拿了一身乾淨的衣裳換上。

帶她去見清舒時,姚夢蘭道:「我老師最是憐惜弱小,你有什麼冤屈盡可以告訴她,她一定會管。」

鄧氏紅了眼眶,擦了眼淚說道:「林大人是好人,等冤屈洗清我必給林大人立個長生牌。」

她家開酒樓的消息也很靈通,所以也聽說過清舒的事迹。不過她當時就覺得清舒一個婦道人家不在家相夫教子,跑到男人堆跟他們爭奪有些不可思議。再沒想到自己有一日竟求到人家門上。

夢蘭說道:「不要立什麼長生牌,我家夫人不信這些。」

鄧氏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改如何回報夫人?」

夢蘭說道:「我家夫人幫了很多人,但她幫人並不求回報的,只說若是有能力希望他們以後也能幫其他需要幫助的人。你若真想要報答夫人,以後多做善事就行。」

鄧氏若有所思。

(本章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