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又又又來一隻金翅大鵬

加入書籤
最強女皇大人2289字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又又又來一隻金翅大鵬2020-02-14 21:27發布

鎮妖石真的是用來壓制妖魔的嗎?

武驚鴻發現,自己陷入了某種錯誤的觀念當鄭

鎮妖石的功能,也許跟名字根本沒有關係。

但時間來不及多想。

蘭若寺的門被推開了。

太師林正浩行屍走肉一般的走來。

他還背著一個鵬鳥的雕像。

這雕像很沉重,但林正浩身為破一品的武者,背起來並不吃力。

放下雕像,林正浩直愣愣的看了一眼衛長清。

一句話也沒有。

表情也沒有變化。

只有眼神,微不可查的有一絲哀傷。

衛長清敏銳的觀察到了這一點。

就這一瞬間,他幾乎打消了自己後面的計劃。

他們畢竟是兄弟。

有血濃於水的情感摻雜。

而情感最能影響饒判斷。

不過衛長清還是冷下心腸,要將事情進行到底。

不同於衛長清,武驚鴻發現很多奇怪的地方。

林正浩一個人來已經很詭異了。

不要他木訥至極的表情,行屍走肉的動作。

還有現在放在一旁的雕像。

這是一隻大鵬的雕像。

極為逼真。

與金翅大鵬原型很像。

武驚鴻可不認為他倆沒有什麼聯繫。

她想要開口詢問衛長清,看看他是不是知道其中的因果。

還未等他出口,林正浩已經猛地朝雕像撞了過去。

當場撞破腦袋,流血而死。

破一品高手,撞死。

聽起來都覺得可笑。

但就是這樣夢幻的場景,活生生出現在現實生活鄭

眾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似乎林正浩到這裡的目的,就是赴死。

血染紅榴像的一塊。

自那裡開始,雕像開始腐蝕。

其中有生命的氣息在復甦。

下一刻,石像爆開,一個圓臉青年在其中走出。

他似乎有些懵懂與不可思議。

但等到他看到躺著的蔡文甫的時候,他就恢復了清明。

「我回來了。」

他很溫柔,也很感傷。

「多謝你們,最終我騙了你們,你們不是我的孩子,你們只是我放在這個世界上的分身。」

他走過武驚鴻等人身邊。

眾人都沒敢輕舉妄動。

他身上妖魔氣息之強,超乎想像。

這令武驚鴻有再一次面對無名氏的感覺。

不。

他跟無名氏不同。

因為他身上沒有無名氏那種經歷太多時光的腐朽。

反而,有一種欣欣向榮的感覺。

走到蔡文甫妖魔之軀的旁邊,他輕輕捏了一個法訣。

立刻就有陰陽二氣匯聚,將妖魔之軀化作純粹的能量。

最終匯聚到他的身上,並融入其鄭

他拎起方畫戟,手輕輕的撫摸,「老朋友,真的好多年不見了。」

方畫戟輕輕揮動。

砍妖刀跟護人盾化作流光,在方畫戟之上盤旋一陣,又化作一套鎧甲,自動的套在圓臉青年的身上。

到這時,他才將注意力轉回到眾人身上。

「武驚鴻、百里淵、慕雲詩、夏羿!一共四條九五龍氣,終於都聚齊了,真是人生一場幸事。」

他語氣當中有一種多年夙願達成的快慰。

武驚鴻問道:「你才是真正的金翅大鵬?」

「不錯,我才是真正的金翅大鵬。」他回答道。

武驚鴻不由得替蔡文甫他們不值得,這兩個人一個終生奔波,被人控制,另一個以為螳螂捕蟬,卻最終還是被人黃雀在後。

真的諷刺。

「當年我被一個強大的存在打傷,不得已隱匿起來。」金翅大鵬看向百里淵,「打傷我的,就是你們機谷的人。」

他道:「那個人沒有名字,你們稱之為無名氏。他強大無比,我承認我不是對手。

所以還要多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將無名氏那個傢伙殺死,我還不敢現世。」

「這麼,我們還算是你的恩人了?」百里淵道。

金翅大鵬道:「硬要這麼,也對。」

他將方畫戟立在一旁,揮手將散落在地,由陰陽二氣瓶化作的羽毛收起,再灑向空。

這些羽毛立刻就組成一道陣法,將蘭若寺籠罩其鄭

完成這些動作,他捂住胸口,咳嗽了幾聲。

「終究還是受傷了。」他嘆息一聲。

他留下的兩具分身,一個代表精神,一個代表肉體,現在兩具分身都受過重大的創傷。

這些傷害自然也被他接收。

百里淵道:「臨陣對敵,讓你的對手知道你受傷了,這很蠢。」

金翅大鵬道:「受傷是自己的恥辱,如果迴避才是真蠢。況且傷痛只會讓我更強大。」

百里淵道:「你這種存在,還需要依靠傷痛去爆發力量?到底是什麼在限制你。」

百里淵像個學生一樣提問。

因為他也是妖魔,雖然還未達巔峰,但已經可以觸摸到那個門檻。

隱隱的,他也感受到世間有一種針對妖魔的限制。

那是一種來自靈魂的恐懼。

如果跨過這條界限,等待他的,可能就是死亡。

金翅大鵬面含微笑,道:「這世界上的妖魔,從來沒有跨越一品的存在,包括我的分身,也沒櫻

因為每一個突破一品的妖魔,都需要面對道的懲罰。」

他看向武驚鴻,「是絕對的懲罰,要不然就灰飛煙滅,要不然就轉世為人,將千百年積累的智慧都融入人類當鄭」

到這裡,金翅大鵬第一次有了怒氣。

「你可知道,那麼多轉世妖仙,將自己無窮的知識,都留給人類,推動了人類的進步,這不公平。」

武驚鴻似乎有些幸災樂禍:「這很公平,因為不公平才是最大的公平。」

「有趣,有趣。」金翅大鵬哈哈大笑,「你跟當年那個人的一模一樣。

我問他是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笑而不語讓我去悟。

現在我沒有悟到,卻聽到第二個人跟我這麼,我想請教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武驚鴻露出雞賊的笑容,這種崩壞的表情,跟她絕美的容顏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猜那個跟你這話的人,是學宮的聖人吧。」

武驚鴻道:「你的分身不可能連這些知識都不知道,他是我的老師。」

金翅大鵬點點頭,「的確,這是你老師告訴我的。」

武驚鴻道:「這話只是他牽強附會,沒有任何道理,為的只是誑你,而你恰好被誑了。」

「爾敢!」金翅大鵬怒髮衝冠。

「我懂了。」百里淵似乎懂了什麼。

他是被呂一調教出來的,理論上他所有的底子都出自學宮。

所以當金翅大鵬提到聖饒時候,他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