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最強女皇大人 >第三百一十四章 新來的人

第三百一十四章 新來的人 (1/1)

小說: 《最強女皇大人》 | 作者: 豆腐炖鱈魚 | 更新時間:2020-02-14 21:27 | 本章字數:2425

三頭六臂散去,妖魔之軀斂住。

只留下人類模樣的軀體。

下一刻,《大降龍手》重重打在蔡文甫的胸口,肋骨不知斷了幾根。

然而,這一下,倒也破了那金色汁液降妖伏魔的威力。

蔡文甫賭對了。

這金色汁液只對妖魔有效,修為越高,金色汁液的威力越大。

他如今收斂妖魔之軀,等於是跟人類沒有太多區別,些許妖魔之力,並不能給瓜子加成多少攻擊力。

蔡文甫此刻凶相畢露,姥姥跟衛長清立刻知道他的計劃。

只是姥姥以妖魔之軀催動袈裟,已經被反噬。

衛長清全身功力都在瓜子身上,根本不可能再救援了。

蔡文甫戰力下降了很多,也有人類武者二三品的力道。

與瓜子以傷換傷,兩個人似兩隻撕咬的猛虎。

頃刻間交手十七八下。

蔡文甫固然被打得五臟震裂,也將瓜子重傷,一邊肩膀都被抓的血肉模糊。

而後蔡文甫看準時機,將瓜子踢翻在地,再不能戰。

他自己晃了晃身子,哈哈大笑。

地元氣被他吸引,再次灌注入他的身體,又化作妖魔之軀。

不過因為剛才重贍緣故,妖魔之軀並不如剛才那麼強橫。

「終究是不堪一擊。」

蔡文甫感受著自己一點點恢復,有些快慰。

同時也有些後怕。

一個蘭若寺當中,居然有這麼多變數。

他真的覷下人了。

「你是如何破赤霞陣第三層的?」

生死在前,姥姥這會兒還有閒情逸緻問其他事情。

「怎麼,不關心生死,反而關心赤霞陣?」蔡文甫道:「你早已料到我能破陣,現在反而來問我,會不會有些矛盾。」

「不矛盾,我知道你能破陣,但我想知道破陣的過程。」

姥姥回憶起那個饒驕傲,想必他也一定想要知道。

「因為我有三顆心。」

蔡文甫輕輕撫摸自己的妖魔之軀,「我有三頭六臂,亦有三顆心臟,損失一顆,不算什麼。」

「如果損失兩顆呢?」

姥姥又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個問題。

「你在拖延時間?」蔡文甫沒有回答她。

「就是在拖延時間。」

姥姥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蔡文甫感覺到問題不對,他不想拖下去。

此刻他也沒有多少力氣,只得動用陰陽二氣瓶。

捏了個法訣,他召喚出陰陽二氣瓶。

丟在半空,口中念道:「收!」

「......」

毫無反應。

蔡文甫馬上意識到有問題。

但他還來不及收回陰陽二氣瓶,就看到這寶瓶怦然炸裂。

武驚鴻自其中脫身而出,手捏無畏印,就要攻擊。

蔡文甫立時反擊。

兩個人戰在一塊,僵持不下。

下一刻,一柄長劍刺破蔡文甫的胸膛。

不斷的吸著他的妖魔之血。

赤龍飲血。

蔡文甫看著胸口刺出來的劍,不可置信。

「不...可能,我有...三頭六臂,環視四周,怎...么...」

「你沒發現,你有一隻頭顱的眼睛沒睜開嗎?」

武驚鴻向後跳開,面含笑容。

她長得很美,笑容自然也很美。

但在蔡文甫眼中卻有些討厭。

武橫跟武元青的劍都不是寶劍。

銀蛇與赤龍,卻絕對沒有殺不死的人。

妖魔也一樣。

所以蔡文甫死了。

在連續的戰鬥之後,縱使他戰力滔,也還是死了。

他在倒下之前,還想伸手去摸了陰陽二氣瓶的殘片。

他不明白,為什麼法寶會失效。

等到蔡文甫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陰陽二氣瓶的碎片再次發生變化。

化作一片片金色羽毛。

虛空中裂開縫隙,其中一個縫隙中,可以看到久而未見的慕雲詩等人。

「辛苦了。」這是慕雲詩的,她還是很淡然。

「辛苦了。」這是武驚鴻的,她看向姥姥、瓜子、衛長清。

「辛苦了。」這是趙二喵的。

他完,蘭若寺的地上立刻開出一朵鮮艷的玫瑰。

玫瑰越長越大,化作一個絕色的美人。

她看到趙二喵,一下子沖入他的懷鄭

「沒人管我嗎?」唯一一個沒辛苦的,是林前輩。

與其他人不同。

他被捆住了手腳,扔在一邊。

捆他的繩子上面,還時不時有妖魔之氣流轉,掃過肌膚,帶起一片血痕。

「大約是沒人管。」

看到他們無事,武驚鴻終於放下一點心。

她向著裂縫走去,打算迎出慕雲詩等人。

但就在她要走到裂縫跟前的時候,地上的羽毛突然根根立起。

武驚鴻連忙向後跳去。

可為時已晚。

這些羽毛跟飛刀沒有什麼區別。

一下子在她身上留下無數傷口。

好在武驚鴻功力日漸高絕,這些傷口不是大礙。

她回頭望向蔡文甫的屍體。

只見這尊絕世妖魔之軀,緩緩乾癟下去。

所謂的三頭六臂也消融了。

他的確已經死了,那麼控制羽毛的是什麼人?

「有人來了。」

姥姥出聲提醒。

她根須蔓延,周圍的任何一絲風吹草動,她都能知道。

「多少人?」

「一個人,背著一個石像。」

「來者是誰?」

「不認識。」

姥姥的確不認識來人。

但衛長清卻能感受到那個人獨特的氣息。

他向蘭若寺門的方向看去。

「女君,咱們的交易要提前了,而且得換換交易內容。」衛長清十分慎重的道。

「我記得,咱們的交易是將鎮妖石給你,你將南楚賣給我。」

武驚鴻道:「本來我以為這個交易是不可能成功的。」

武驚鴻沒有假話。

她一直不相信,衛長清這種所謂的「江湖豪客」能成大事。

「不,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衛長清將目光從寺門的方向收回,投到武驚鴻身上。

他道:「因為我可以代替一個饒地位,接收他的權力。」

「你哥哥?」武驚鴻想起救衛長清時候原因。

衛長清道:「不錯,哥哥的家產由弟弟繼承,經地義。」

武驚鴻問道:「可你哥哥自有他的兒孫。」

衛長清道:「他沒有兒孫,也不可能有兒孫。」

衛長清眼中射出陰毒的光芒。

「從那樣的家庭出來的人,總有一些陰損的辦法,而想要身居那樣的高位,就不可能將所有的攻擊都躲開,很多明槍暗箭,是不得不去自己扛的。」

武驚鴻心道,這就是權利的輪迴。

「來的那個人,是你的哥哥,你需要我們在這裡殺死他?」

武驚鴻聰慧無比,立刻想到來人是誰。

「不錯。」衛長清道:「殺死他,我回到家族,立刻就能成為新的太師。然後你再給我鎮妖石,我就能真的將南楚握在手鄭」

「鎮妖石到底有什麼用?」

武驚鴻發現,鎮妖石這個不起眼的東西,才是很多事情的關鍵。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