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181. 追殺

181. 追殺 (1/2)

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 作者: 木牛流貓 | 更新時間:2020-03-16 11:24 | 本章字數:4156

邪念本源到底叫什麼名字,蘇安然至今依然不知。

但蘇安然此時卻能夠清楚的記起一件事。

邪念本源作為本就只是一位道基境的劍修大能分割出來的一縷邪念——或者說,只是她自身的一縷慾望念頭集合,但看邪念本源作為「邪念」而存在卻依舊能夠活得如此天真無邪,可想而知昔年那位劍修的本性如何——她具有的記憶、知識、常識、武技等等,全部都是前身所留存下來的。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她對蜃妖大聖的憎恨與厭惡卻幾乎毫不掩飾,很明顯昔年兩者並未少打交道。

尤其是……

當邪念本源使出劍宗獨有的武技「劍氣涌流」時,蘇安然能夠感受到蜃妖大聖幾乎毫不掩飾的驚怒,很顯然她是聯想到什麼——那份回憶的產生所帶來的必然不是什麼美好的結果,不然蜃妖大聖不會有「怒」,最多也就是驚訝於蘇安然是從什麼地方學到劍宗的劍技。

那麼由此推論,蘇安然至少知道了一件事。

邪念本源是非常熟悉蜃妖大聖。

雖說反過來也同樣成立,但很可惜的是,邪念本源此時是躲藏在蘇安然的神海里,以至於蜃妖大聖甄楽下意識的忽略了很多東西,才反過來被邪念本源利用了蜃妖大聖的性格與習慣。

這就是吃了情報上的虧。

「夫君,只能到此為止了。」邪念本源的意識溝通著蘇安然的意識,傳來了幾分遺憾的情緒。

「已經足夠了。」蘇安然輕輕點頭,這一次他沒有刻意的去糾正邪念本源稱呼。

畢竟,人家才剛剛幫了他一個大忙,而且還是出於「夫君」這層身份考慮,現在強行糾正別人的稱呼,那不就跟拔什麼無情的渣男一樣嘛。

蘇安然覺得自己不是渣男,所以他現在也就沒去糾正邪念本源的稱呼方式。

第七秒。

邪念本源的右手一揮,那直接貫穿了敖薇心臟部位的龐大劍氣雖然湮滅潰散。

——邪念本源利用了蜃妖大聖對蘇安然的輕視,以及她自身的傲慢,所以在她的「冰峰」幕層形成的瞬間,藉助著劍氣瘋狂鑽動所形成的視覺干擾,輕而易舉的從那一圈劍氣風暴中脫身而出,讓蜃妖大聖誤以為蘇安然還在那一圈劍氣風暴中,落入了自己的算計里。

可實際上,卻是從邪念本源控制蘇安然向蜃妖大聖俯衝過去的瞬間,她就已經在交織一個巨大的陷阱。而什麼都不知道的蜃妖大聖,直接就朝著陷阱跳了下來,甚至一度以為是自己在編織陷阱誘使蘇安然入坑。

若是蜃妖大聖再稍微謹慎一些,再收斂起幾分大聖的派頭與傲慢,以及對蘇安然的輕視,更仔細的去感知劍氣與術法力量交織所形成的混亂氣息下,蘇安然那極為輕微的存在氣息,那麼一切的結果或許都將不同。

可現實終究不是蜃妖大聖那可以隨心所欲操縱的幻想夢境。

——所以敖薇死了。

在劍氣貫穿了她的心臟時,她的雙眸依舊帶著幾分難以置信的神色。

畢竟,若非對蜃龍這種生物有著極為清楚的了解,又如何能夠知道蜃龍真正的要害部位只有心臟呢?又如何能夠知道,這顆不過只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心臟,就位於顎下一寸的位置呢?

可是,當今世上最後一頭蜃龍早已隕落於八千年前了。

如今還知道蜃龍要害的並非沒有,可作為同時代能夠活到今天的人物,哪一位不是地仙境以上?

敖薇無法相信。

也不願相信。

她會死在這裡。

她還有大把的美好時光,她還年輕,她還有無數的心愿,還有許多未完成之事,還有……

如同一縷裊裊升起輕煙,隨風一吹就此飄散。

依附於蜃妖大聖體內的敖薇,伴隨著蜃妖大聖身體的潰散,神魂也漸漸消散開來。

她始終都不知道,自己的對手並非是蘇安然,而是與蜃妖大聖能夠比肩的劍修大能——若是換了蘇安然出手,那麼她或許還有幾分倖存的可能性。

可是,出手的是邪念本源,是對蜃龍無比了解的舊日劍修大能,她怎麼可能會留下這種紕漏呢?

正如她對蜃妖大聖所說的那句話。

「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吧。」

而蜃妖大聖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敖薇的死亡。

驚鴻劍光衝天而起,並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向著蜃龍行宮外衝去。

身後的怒吼聲,清晰於耳。

那是蜃妖大聖的怒吼咆哮。

同樣的,破空聲也緊接著響起。

蜃妖大聖的怒意滔天,因自身的傲慢而導致敖薇的隕落後,雖內心極為狂怒,卻也同時顯現出前所未有的冷靜,所以幾乎是在蘇安然破空離去的瞬間,她就已經判斷出蘇安然此時的狀態顯然不再巔峰,因此她立即追了出來。

如同邪念本源了解蜃妖大聖那般,蜃妖大聖或許還不清楚蘇安然的底細,但是對於「劍氣涌流」以及劍宗的種種劍技卻也是瞭然於胸,所以她是知道以區區本命境就想要施展並且駕馭住如此強大威力的劍氣,對真氣的負擔絕不輕鬆,若非學習了某種能夠增加真氣容量的秘法,以蘇安然的境界絕不足以維持得住「劍氣涌流」這麼長時間的消耗。

所以,甄楽瞬間追擊而出。

第八秒。

邪念本源已經控制著蘇安然衝出了蜃龍行宮,落入了逆流之中。

而幾乎是在邪念本源控制著蘇安然落入逆流的瞬間,她就已經切斷了對蘇安然身體的控制權。

她的內心,充滿了遺憾與無奈。

「夫君,奴家很抱歉……接下來只能靠夫君自己了。」

她選擇逃跑,不再與蜃妖大聖交手,並非是蜃妖大聖所猜想那樣什麼真氣不足,什麼狀態不佳,純粹就只是因為她最多只能控制蘇安然的身體十秒左右而已。

如果想要繼續強行控制的話,也並非不可,但是超過十秒之後的每一秒,對蘇安然的身體都是一種巨大的負擔。

超過三秒,就會對蘇安然的身體造成極為嚴重的直接傷害。

而超過五秒,則會損害到蘇安然的根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