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永利博小說 >牧神記 >第一五一五章 痛毆老年人

第一五一五章 痛毆老年人 (1/2)

小說: 《牧神記》 | 作者: 宅豬 | 更新時間:2019-03-28 02:24 | 本章字數:4152

昊天尊此時也變得蒼老無比,似乎連站也難能站得穩,卻依舊精神抖擻,嘴巴里的牙齒也比其他天尊多一些。

虛天尊此刻也變成了一個老太婆,頭頂的兩隻角也似乎乾枯了,沒有多少火力在長角中流轉。

至於火天尊,因為有面具遮面,看不出他有多蒼老,但從他的手掌和脖頸露出的肌膚來看,他也老態龍鍾。

「嬙天妃,你已經是窮途末路了!」

火天尊聲音中帶著滄桑,但依舊給人正氣凜然的感覺:「你跟著秦牧是不會有好下場的,你們同船這麼久,秦牧保住了自己的青春,但是他可曾幫助你抵禦破滅劫氣息的侵襲?並沒有!」

虛天尊介面道:「他是在等你虛弱,取你性命!但我們不同。我們只要你帶路而已,並不會取你性命。相反,你覺得牧天尊會容你活下來嗎?」

嬙天妃的目光落在昊天尊身上。

昊天尊老態龍鍾,卻聲音洪亮,氣色比其他人好一些,顯然修為在眾人之中還是最高的那個。

「嬙天妃,我們是十天尊。」

昊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十天尊,利益相同,同氣連枝,百萬年來天才輩出,如天上繁星數不勝數,但只有我們十人志趣相投,結為聯盟,相互扶持至今。你應該能做出決斷。」

嬙天妃猶豫不決。

船頭,秦牧悠悠道:「太帝,你別忘記自己的身份。而今十天尊已經分裂,分為兩大陣營,你覺得他們兩大陣營哪個能容得下你?作為太古時代縱橫馳騁叱吒數十億年的存在,鎮壓一切的太帝,難道你又甘心在昊天尊或者太初麾下做個打手?」

嬙天妃滿是皺紋的臉陰晴不定。

秦牧繼續道:「再說,昊天尊他們自身難保,他們已經老成這個樣子,自身的大道崩裂,道紋瓦解,就是一群可憐的老頭老太太。這樣的老傢伙,能是我的對手?」

他的目光越過嬙天妃,落在宮天尊、祖神王和虛天尊身上,淡淡道:「你們依附於昊天尊,無非是他得到太素娘娘的支持。你們相互利用而已。但是現在,連太素娘娘也老了,太素別說護持你們,連自身都難保!我若是你們……」

他輕笑一聲,悠然道:「幾位,只要你們立刻動手,除掉昊天尊、火天尊和太素,我可以讓你們恢復青春,恢復活力。」

道樹上,昊天尊心中凜然,火天尊悄悄後退兩步,與祖神王、宮天尊等人拉開距離。

秦牧繼續道:「你們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倘若你們往回走,無法走到盡頭便會老死在混沌長河上。現在你們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投靠我!只有投靠我,才能保住你們的性命!而投靠我只有一個條件!」

他目光森然,從火天尊、昊天尊的臉上掃過。

祖神王微微皺眉,看向宮天尊和虛天尊。

他們的確心動了。

突然,太素的聲音響起,笑道:「都說我會操縱人心,看來牧天尊也是操縱人心的大行家。牧天尊,打消你的心思吧,他們已經無法背叛昊天尊了。無論是火天尊還是宮天尊或是祖神王,都曾經有求於我,是我為他們治癒了傷勢。他們倘若背叛,只要我心念一動,他們傷勢便會爆發,死於非命!」

她這話明著是說給秦牧聽,實則是說給其他天尊聽,讓他們不敢有所異動。

秦牧哈哈笑道:「嬙天妃落在你們手中,豈不是同樣的下場?」

「牧天尊說的極是!」

曉天尊的聲音傳來,聲音洪亮,眾人循聲看去,只見一株乾巴巴的道樹上,幾個老頭老太婆聯袂而來。

妍天妃是個又矮又老的老嫗,扶著道樹兩腿戰戰,石奇羅是個滿臉白色絡腮鬍須的禿頂老頭,雙目深深凹陷下來,手裡提著破破爛爛的百寶箱。

琅軒神皇與曉天尊都變得老了,曉天尊雖是老年,卻有天帝不凡氣度,琅軒神皇則繼承了太初和宮天尊的樣貌,儘管老了,但也威武不凡。

而兩尊太極古神也老了許多,蛇尾盤繞在樹上,免得自己掉落下去。

——這兩位古神的蛇皮上有許多鱗片已經老化蛻去,鱗片斑駁,不復從前的神聖莊嚴。

秦牧露出笑容,目光從這些天尊和神聖的臉上掃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指著這一眾天尊和神聖笑得直不起來腰身。

眾人都是面色一沉,冷冷的看著他,過了良久,曉天尊等他笑不下去了,方才問道:「牧天尊笑什麼?」

「我笑十天尊。」

秦牧直起腰身,抹去笑出來的眼淚,喘了幾口粗氣,笑道:「我笑你們原來都是一家人。曉天尊是太初天帝,這邊聚集了自己的私生子,還有大房二房。」

白髮蒼蒼的石奇羅白了他一眼,嗔怒道:「牧天尊休要瞎說,那是人家姐夫,人家才不是姐夫的二房。人家是姐夫的小姨子,姐夫喜歡小姨子。」

妍天妃哼了一聲,默默無語。

秦牧扶著船頭,笑道:「這太極古神,又與太初同樣都是卵生古神,算是兄妹了。而這邊的昊天尊,又是太初天帝的私生子,自立門戶,聚集了四位天尊。而四位天尊中又有宮天尊是太初的姘頭,而且又是琅軒神皇的娘。」

他又笑了起來,笑得打跌,站不穩身形:「太素又是太初的妹妹!除了弒父賤男祖神王,嫉惡如仇火天尊,以及試圖弒父的虛天尊之外,這十天尊竟然都是你們一家子!從龍漢至今這權力流轉,竟然始終未能逃出你們一家人的掌控!」

眾人面色陰沉。

嬙天妃不咸不淡道:「我還是太初的乾爹。太初的權力是從我手中奪走的。」

「如此說來,從太古至今,權力始終都是在你們一家人的手中打轉。」

秦牧直起腰身,斂去笑容,淡淡道:「在我看來,這種日子該結束了。」

他緩緩拔出劫劍,從剛才的放浪形骸,到而今的神態肅穆,表情變化從容,悠然道:「諸君,天帝一家子統治這個宇宙乾坤的日子,該結束了。你們老了。」

他的目光從一位位天尊的臉上掃過,臉上露出譏諷之色:「你們真的老了,腐朽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