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永利博小說 >牧神記 >第八百六十八章 醉心江邊放牛郎

第八百六十八章 醉心江邊放牛郎 (1/2)

小說: 《牧神記》 | 作者: 宅豬 | 更新時間:2018-08-07 04:05 | 本章字數:3818

龍麒麟聽到這話,心中一驚,只是這聲音有些熟悉。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有所怠慢,立刻搖身一晃,化作麒麟首人身的強壯少年,只是他變化太快,忘記了秦牧還在自己的背上。

秦牧手舞足蹈的跌落下去,龍麒麟急忙把他抄起,放在自己肩頭,小心翼翼的向月光後張望。

今天是初七,月亮陣法運行到初七時是一個大大的月牙,陣法其他部分被陰影遮擋住。

陣法很大,很是廣闊,縱橫數百里,擋在陰影里的部分其實並未消失,陣法依舊在運轉,只是被遮擋住。

這陣法像是一個月宮,月中有宮闕,景色秀麗,很是怡人。

「掌管天圖中月亮的,肯定是個美麗的女子。」

龍麒麟從陰影中探出頭,只見破損的地方導致了月亮中的月光像是流水般撒下來。

月中有一個女子坐在月牙尖上,正在向這邊看來,眨著眼睛。

「是她?」

龍麒麟微微一怔,他肩頭的秦牧像是散了架的木偶,四肢無力的從他肩頭滑下,腦袋歪斜。

龍麒麟連忙扶住秦牧,月牙上的女子走來,驚訝道:「他怎麼了?」

「教主受傷了。」

龍麒麟向那女子道:「傷勢很重,不過應該問題不大。教主,醒醒!」

他晃了晃秦牧,秦牧的腦袋被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隨即睜開眼睛,朦朦朧朧的看著那個女子,只覺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卻想不起是誰。

「你怎麼在這裡?」他嘟囔道,又迷迷糊糊的陷入夢鄉。

「你看,問題不大!」龍麒麟信心滿滿道。

那女子卻很是擔心,把他送到月宮中,道:「我剛把這裡打掃乾淨,你們先在這裡療傷。」

龍麒麟將秦牧安頓好,那女子診斷秦牧的傷勢之後,沉吟片刻,為他煉丹熬藥。

龍麒麟湊上前去,笑道:「當年你什麼都不懂,而今也會煉丹熬藥了?」

那女子笑道:「你們走了之後,任何事情都需要我自己來,那時我還很年輕,什麼都需要學。學得多了,也就會了。」

龍麒麟想了想,道:「當年真如夢幻一場,教主、大尊、箱子,還有我,就這麼稀里糊塗的到了百隆城,天亮之後,我們便離開了,那一晚的經歷卻是奇妙的很,讓人畢生難忘。」

那女子回頭,看了看病榻上安睡的秦牧,露出一絲溫柔的微笑:「是啊。之後幾萬年,我無數次從噩夢中醒來,想起那晚的經歷,便突然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秦牧耳邊聽到熟悉的聲音,幾次想要睜開眼睛,只是受損太多,傷到了本源,又屢次昏睡過去。

他已經沒有大礙,主要是與「御天尊」拚死搏殺時,對方太強,動用了自己的入道絕學,從道境一重天到道境二十八重天,二十八招連續的入道大神通,他不得不拚命。

而拚命之後,他幾乎油盡燈枯,卻不得不動用最後的本源力量,以無漏造化玄經和三元神不滅神識來修補肉身和元神,導致他的虧空更大。

現在他渾渾噩噩,覺得嘴巴里有些苦澀,似乎有人在喂他吃藥,靈藥入喉,化作一道熱線流入腹腔,而後四面八方的涌動起來,流入他的四肢百骸。

他張開眼睛,朦朦朧朧的看到一個熟悉的女子張開小口,吐出一枚靈珠。

靈珠圍繞著他轉來轉去,讓他的元神和破損的神藏只覺說不出的舒適。

秦牧迷迷糊糊又睡著了,耳邊傳來那女子與龍麒麟的交談聲,顯然龍麒麟與那女子很是熟悉。

不知過了多久,秦牧耳邊又傳來其他人的聲音,像是樵夫,又像是子兮天師,好像還有帝譯月他們。

他們不知在說些什麼,然後便安靜下來。

秦牧昏睡,睡夢中,他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幼年,時光彷彿在倒流,他又回到了殘老村,在馬爺、屠夫等人的監督下辛苦練功。

睡夢中的時光再度向前流去,他變成了嬰兒,躺在一個小巧的籃子里,咿咿呀呀的張開手腳,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向自己伸出雙臂的司婆婆。

司婆婆很醜,目光卻很溫柔,將他從籃子里抱起。

而她的旁邊是一尊石像,旁邊是同樣溫柔的馬爺。

他夢中的畫面退去,時光似乎又在倒流,他還在籃子里,他看到了一個提著籃子的女孩,在涌江中驚恐的躲避著神魔的追殺。

滔天的黑水席捲一切,他在籃子中的襁褓里怔怔的看著那個女孩,她在竭力的對抗神魔,守護著他的平安。

她身上到處都是傷口,筋疲力盡。

「娟兒姨……」

襁褓中的嬰兒抬起短小的胳膊,想要撫摸她的面龐,卻夠不著。

他一直沒有尋到自己從幽都流落到大墟時的記憶,他太幼小了,土伯將他封印,娘親把他交給娟兒姨,護送著他從幽都離開,進入大墟。

娟兒姨為了保護他而沉屍涌江,司婆婆在黑暗到來的時候將他抱起。

這段記憶對他來說是一片空白,而這次睡夢中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看到了那段記憶。

黑暗中,涌江的黑水涌動,鋪天蓋地而來,黑水中和兩岸有著猙獰的神魔在追殺著他們,娟兒姨的傷勢越來越重,再難保護他。

這時候,睡夢中的秦牧,記憶中有雪白的迷霧襲來。

娟兒姨提著籃子,踉踉蹌蹌的奔入迷霧中。

追殺者們也殺入迷霧。

迷霧散去的時候是一片艷陽天,陽光如此明媚照人,以至於襁褓中的嬰孩閉上眼睛,把臉藏在襁褓里。

娟兒姨口中流著血,踉蹌奔行,手掌卻蓋在籃子上,口中哼著哄寶寶入睡的歌謠。

「蘆葦高,蘆葦長,蘆葦盪里捉迷藏。多少高堂名利客,都是當年放牛郎。

「蘆葦高,蘆葦長,隔山隔水遙相望。蘆葦這邊是故鄉,蘆葦那邊是汪洋。

「蘆葦高,蘆葦長,蘆葦盪邊編織忙。編成捲入我行囊,伴我從此去遠航。

「蘆葦高,蘆葦長,蘆葦笛聲多悠揚。

「牧童相和在遠方,令人牽掛爹和娘……」

……

秦牧怔怔的聽著,想要跟著吟唱,只是睡夢中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