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永利博小說 >牧神記 >第八百二十三章 江心月,銹鐵旗

第八百二十三章 江心月,銹鐵旗 (1/2)

小說: 《牧神記》 | 作者: 宅豬 | 更新時間:2018-07-15 09:13 | 本章字數:3769

「秦霸體好大的口氣。」

秋冥皇子微微一笑,並未動怒,悠然道:「你們這些草莽人物,為何總是恃才傲物,輕視帝皇家的子弟?我出身比你好,生在帝皇家,學識也比你豐富,見識也比你廣博。什麼凌霄帝座功法,我唾手可得,而且還有最高明的老師指導。你有什麼?」

村長、赤明神子、初祖人皇等人心中凜然。

出生在帝皇家,的確有著過人的優勢,單單是這一點便是秦牧所無法媲美的!

秦牧幼年雖然有殘老村諸老的教導,比其他人好了很多,然而與秋冥皇子相比那就不能看了。

秋冥皇子就是生在金窩裡的金鳳凰,秦牧只是草棚里的雞婆龍!

村長瞥了瞥身邊的秦牧,只見這小子依舊是滿不在乎的樣子,心道:「都怪殺豬的!殺豬的教他面對任何人都不能露怯。還要怪死瞎子,死瞎子教他尿神像來破心中神,導致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

秦牧笑道:「我雖然沒有生在帝皇家,但我也有九位頂天立地的人教導我,殘老村首屈一指的便是我身邊的這位老者。他是我們村的村長,教我劍法,教我做人。」

村長滿心感動,老臉羞紅,心道:「咳咳,我的確是教他如何做人,他才這麼謙遜有禮,處處謙虛忍讓,頗有我的風範。」

秋冥皇子哈哈大笑,背負雙手,仰頭看著天空中的明月,天上的月亮皺巴巴的,嘆道:「教你做人?做人有什麼用?最是無情帝皇家,天庭中皇子眾多,想要出人頭地也需要經歷一番腥風血雨的淘汰,能夠脫穎而出的哪個不是歷經生死磨礪?我十二歲那年便被送到陰魔墳場,與陰魔廝殺,隨我一起進去的五十人,只有我一人活著出來!你十二歲又經歷了什麼?」

秦牧想了想,有些不願意說。

村長提醒道:「牧兒,你忘了嗎?那時候司老太婆買了只雞婆龍,你天天與雞婆龍搏殺,被雞婆龍打得滿地跑。」

秦牧面黑如鐵。

秋冥皇子再度哈哈大笑,搖頭道:「我生的比你好,學的比你多,見識比你廣,而且還比你努力,你想為我上墳,真是笑話。」

秦牧認認真真道:「可是殺你,對我來說真的不麻煩。皇子,你還不如我上次遇到的那隻雞婆龍。殺那隻雞婆龍,需要我與哲華黎師兄聯手,殺你,對我來說就只需要一招。」

哲華黎強忍著不笑,而他背後的妖刀則笑彎眼睛,只可惜發不出聲音。

秋冥皇子瞥他一眼,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哲華黎,你原本是靈秀軍的才俊,沒想到下界之後也變成了井底之蛙。秦霸體,我之所以告訴你這麼多,並非是我自誇,而是事實。」

他看向秦牧,微笑道:「你被下界的草民稱為霸體,真是可笑,可想而知這些下界的低賤種族是何等目光短淺。你若是霸體,我這個出身皇族的又是什麼體制?你可知我奉命下界,為何第一個要殺你?」

秦牧搖頭道:「不知。」

「我下界是為了殺延康變法三傑,你首當其衝,正是因為你有霸體的名頭。」

秋冥皇子悠悠然的欣賞著涌江的夜色,風輕雲淡道:「殺了你,延康變法三傑去其一,這些草民才會知道天威,才會知道恐懼,才會俯首帖耳跪地稱臣,才會接受現狀,不會有過分的念想,不會去想勞什子的變法。所以,你是第一個要除掉的。」

秦牧好奇道:「那麼皇子第二個要除掉的人是誰?」

「延康國師江白圭。」

秋冥皇子正色道:「江白圭被尊為五百年一出的聖人,殺了他也很有震撼力。讓這些下界愚民知道,他們所謂的聖人在天庭看來屁都不是,隨手就可以碾死。我最後要殺的,才是延豐帝。他要跪下死,而且是要當著這些下界草民的面跪著受死。」

他的面色轉冷:「區區蕞爾小國的土鱉皇帝,不知天恩,不知天高地厚,妄想社稷神器,自然應當讓他破滅了一切希望之後,跪地受死!」

「說得好!」

他身後兩位天庭來客撫掌贊道:「就應該如此,方能彰顯天威!」

「皇子英明神武,讓皇子親自來處理延康國的小事,真是大材小用!」

秋冥皇子滿面笑容,看向秦牧:「秦霸體,你敢應戰否?」

秦牧正要答應,村長緊張道:「牧兒,無需答應。現在我們人多,有赤明神子和初祖,我們吃定他了!何須以身犯險,與他拼個你死我活?」

秋冥神子悠然道:「我身後兩位是天庭中的玉京境界高手,負責我的安全,輔佐我平定延康之亂。而靈秀軍的洛神刀,也是天庭的下屬,洛神刀的實力,你們應該知道罷,不用我多說。你們不過是兩位玉京強者而已,而我這邊卻多了一位。」

村長大皺眉頭。

初祖也輕輕皺眉,看向洛無雙。

洛無雙沉默不語,狐疑的看向哲華黎。

哲華黎裝作沒有看見,目光一直落在秦牧身上。

秦牧笑道:「村長放心,區區天庭的皇子而已,又不是沒有殺過?我去去就回。」

村長低聲道:「小心行事。先試探其本領,不要一上來便是殺招,待看穿他的本事,再徐徐圖之。」

秦牧點頭,抬手道:「秋冥皇子,請。」

秋冥皇子氣勢陡然暴漲,他的氣勢爆發,氣血如同一面鐵血大旗豎在空中,迎著江風飄搖!

哲華黎心中一驚,在鬼船上,秋冥皇子擊敗他動用了三種不同的帝座功法,但是並沒有動用這種鐵血大旗的功法!

當時,秦牧幾招間擊殺秋冥皇子,正是因為秋冥皇子與哲華黎拚鬥,暴露了功法神通,而現在顯然秋冥皇子沒有動用三種帝座功法,讓他不禁為秦牧擔心起來。

初祖人皇心中一驚,低聲道:「天庭西天金帝的帝座功法,碧血銹旗經!」

村長連忙道:「厲害嗎?」

初祖人皇眼角抖了抖,聲音有些沙啞:「武鬥天師敗在此功之下,為西天金帝所敗。」

村長心頭猛然沉下,傳音初祖道:「倘若牧兒落敗,你出手擋住那兩個天庭來的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