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與神等同

加入書籤
牧神記4107字
第七百三十七章 與神等同2018-06-02 00:54發布

眾人各自笑了,搖頭哄然四散,凌天尊講的太高深,太玄奧,他們根本聽不懂。

他們原本圍聚在凌天尊的身邊,是為了聽這位天才少女說自己這些年的參悟與心得,學習她的神通道法。

而現在凌天尊講的東西玄之又玄,根本無法理解,顯然是失心瘋了,聽一個瘋子胡言亂語,豈不是失去了這次瑤池盛會的意義?

很快凌天尊四周便空空蕩蕩,只剩下秦牧、開皇和老牛。

開皇壓低嗓音道:「涌江。」

秦牧心中凜然,點了點頭,同時又納悶不已。

涌江,江水一直奔流,從西向東,日夜流逝永不停頓,這條大江或許就是而今的天河,從江水流動來看,涌江並不符合凌天尊所說的讓物質永恆凝固的神通。

除非,涌江的水雖然在流動,但組成涌江的所有的水的粒子都保持在凝固的狀態之中,流動只是表象,其實這條河是從過去流到未來。

河水一直是靜止的,動的是河水四周的物質。

然而這種神通,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其中牽扯到的原理,秦牧已經看不懂也想不明白了。

「或許,不動的並非是涌江,而是迷霧……」他心中隱隱有一個想法,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創造出這種神通。

涌江似乎的確是一個連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點,他兩次莫名穿越回到過去,都是因為踏入涌江源頭,遭遇迷霧事件,這才莫名其妙的穿越。

這種穿越,要麼是涌江造成的,要麼就是迷霧造成的!

凌天尊還是有些氣憤,冷笑道:「都是庸人,都是庸才!等到我創造出讓物質不易不改不變不增不減的神通,你們便會知道,根本沒有所謂的時間!這位師兄,你理解我對不對?」

她露出希冀的目光。

「凌姐姐,我很理解你。」

秦牧突然道:「我明白你的想法。物質改變,回溯從前,可以讓一個人從老年逆生長回到年輕時的模樣,甚至可以讓死者復生。但這並非是回溯時光,而是回溯物質。」

開皇點頭:「我也理解。我們以造化神通來讓植物生長,動物生長,讓它們很快長大,成熟,但這並非是時間神通,而是造化神通。造化神通是通過改變植物動物內在的物質排列,來讓它們長大。這並非是讓它們提前進入未來。」

老牛聽不懂,只得撲棱撲棱的動著牛耳,瞪大眼睛,一片茫然。

凌天尊很是困頓,踢著腳上的破爛鞋子,腳趾頭露出來,苦惱道:「可是他們都不理解我,不相信我,甚至連御天尊他們也都覺得我瘋了。難道,只有我讓整個宇宙的物質靜止,讓物質迴流,他們才會發現自己錯了,我才是對的?」

秦牧打個冷戰,讓整個宇宙的物質迴流?

這女子的想法真是危險!

不過,沒有人擁有這麼恐怖的法力。

「凌姐姐,你應該沿著自己的道路繼續走下去,或許不遠的將來,你會遇到一個從你的神通中回到過去的人,證明世人對你的看法是錯誤的。」

秦牧露出笑容,鼓勵道:「走下去,繼續走下去,證明你是對的!」

凌天尊大受鼓舞,隨即搖頭,黯然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證明這一點,我太寂寞了,幾乎所有人都說當年的凌天尊不存在了,只剩下一個瘋女人……你們兩人是我遇到的人中,極少能夠理解我的人,咱們一起研究吧!」

她的眼睛又明亮起來,期盼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熱切道:「我一個人苦苦鑽研,沒有可以同行可以交流的道友,我真怕有一天我會放棄。我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瘋女人!」

秦牧遲疑一下,搖頭道:「我能夠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凌姐姐,不如這樣,這些日子你與我們在一起,我們一起討論研究,我與他的才智雖然不如你高,但也可以幫你解決一些難題。等到幾個月後,我們離開的那一天,你再決定是否要做一個瘋女人。如何?」

開皇心中微動,向他看來:「他知道我們會在幾個月之後離開?他到底還知道些什麼?這個傢伙,似乎對我很是了解。而且他還對我有些敵意,難道是我將來的敵人?最了解我的人,莫過於我的對手。」

凌天尊眼睛一亮,笑道:「你們只要不嫌棄我瘋瘋癲癲,還有些邋遢,那麼這幾個月我就與你們在一起。這些日子,從前的許多朋友都嫌棄我了……」

秦牧道:「我只看到姐姐的神,看不到姐姐的形。在我眼中,姐姐是神女,絕代無雙!」

凌天尊心中感動,依舊用木簪把頭髮挽起,道:「這瑤池盛會也有我的宮殿,咱們去那裡研究。御天尊雖說認為我錯了,但還是不錯的,給了我一座宮殿。」

三人跟上她,開皇問道:「而今的天庭古神眾多,又是天庭盛會的時期,御天尊為何能在瑤池舉辦盛會?瑤池應該是某位古神的居所吧?」

「瑤池是後宮中的賞玩之地。」

凌天尊向前走去,道:「帝後很是欣賞御天尊,這次天庭盛會帝後與天帝自然要親自到場,所以就將瑤池許給御天尊,讓他舉辦瑤池盛會。」

「帝後欣賞御天尊,將瑤池交給他讓他舉辦瑤池盛會?」秦牧與開皇對視一眼,兩人各有所思。

御天尊這個人他們還不曾見過,不過能搭上帝後這條線,應該是個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的人物,他不僅僅是一個開闢了靈胎神藏的天才那麼簡單。

正說著,只聽一個聲音傳來:「凌天尊,你還在研究那所謂的時間不存在神通?」

凌天尊停下腳步,神色有些不太樂意,這女孩沒有城府,什麼心態都會掛在臉上,不悅道:「火天尊,什麼叫時間不存在神通?」

秦牧、開皇和老牛向說話的那人看去,只見一位少年邁步向這邊走來,周身赤紅色的紋理交織,纏繞身軀,形成了似火非火的衣裳。

而他的腦後則現出奇特的異象,那是一道豎起的光暈,像是由火焰組成的橢圓形的環,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火焰。

「難怪叫做火天尊。」

秦牧好奇的打量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