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永利博小說 >牧神記 >第五百一十六章 脅迫

第五百一十六章 脅迫 (1/2)

小說: 《牧神記》 | 作者: 宅豬 | 更新時間:2018-02-21 16:23 | 本章字數:3692

「這位是星犴,國師之前的聖人。」

秦牧粗略向眾人介紹一番星犴,篝火旁邊的眾人神色緊張,尤其是幾個女孩,司芸香、狐靈兒和靈毓秀,她們都見過星犴,深知其人的強大與可怕。

那是天聖學宮還是司婆婆的山莊,天聖學宮一戰,天下高手,近半傷於星犴之手,包括延豐帝!

那場戰鬥,可以說打得這些高手心服口服,即便高手如此之多,但也沒能奈何星犴,最終還是靠秦牧一劑補藥這才逼得星犴不得不退走。

而今這個凶人就坐在他們旁邊,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儘管而今的太學院聚集了延康朝廷最強橫的存在,朝廷中的一品大員中也有一兩位補全神橋縱身躍到天庭,成為神祇,皇帝也已經成神,但是星犴依舊是當今世上最為強大的存在!

星犴想要殺他們,太學院中的高手哪怕是神祇,也沒人能夠擋得住他!

秦牧笑道:「作為五百年一出的聖人,星犴是前輩,想要了解咱們天盟是件好事,大家不用緊張。」

話雖如此,但秦牧卻面色蒼白,顯然自己也極為緊張。

星犴這次的目標顯然是他,作為上個時代的最強者,星犴有著自己的風骨,不會對晚輩動手,即便動手也是等晚輩成長起來,某一方面達到神境,他才會出手割取晚輩身體部件。

然而秦牧是個例外。

秦牧將他得罪得太狠了。

天聖學宮一戰,秦牧用補藥讓他嘗到了落荒而逃的滋味,被屠夫一路追殺,倉皇逃竄,躲入大墟,用很長一段時間療傷。

他的很多收藏,也被秦牧搶了去,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之後便是小雷音寺一戰,秦牧竟然偷走了他的箱子,將他的老底都抄家了!

偷走了他的箱子不說,秦牧還帶著他跑到酆都,酆都中,在死者生界的影響下,星犴顏面盡失,差點沒能活著回到陽間,這筆賬也要算到秦牧的頭上!

星犴沒有直接動手幹掉秦牧,已經出人意料了。

他在見到秦牧之後還能保持風度,也是不得不讓人佩服他的心境造詣。當然,酆都之行,讓他的道心崩潰瓦解,他現在的心境還是十分脆弱,但即便是脆弱的情況下也要超過在場眾人良多。

秦牧與王沐然、虛生花和林軒道主你一言我一語,將他們推算天象,算出天有多高多厚的事情說了一番,篝火邊一片沉默,即便是星犴也對著篝火默默無言。

紅龍鯉被篝火燒得滋滋泛著魚油,一滴滴魚油落在火中,滋啦作響,魚香味飄逸出來,讓人食指大動。

「秦愛卿,你不是來重重責罰他們嗎?怎麼反倒在這裡吃上了?你犯了欺君之罪,朕要殺你的……」

延豐帝提著酒罈醉醺醺的走來,聲音中也帶著醉意,皇帝突然看到秦牧對面的星犴,立刻醉態全無,轉身便走!

星犴淡然道:「皇帝還是留下來坐一坐罷,否則你的大祭酒和你家的公主,都要一命嗚呼了。」

延豐帝提著酒罈,硬著頭皮轉過身來,在篝火邊坐下,皮笑肉不笑道:「星犴師兄,上次匆匆一別,朕在病榻上躺了快二十天。」

星犴面色平靜,道:「我躺了四個多月。」

延豐帝將酒罈遞給他,目光閃動:「不過這些日子不見,朕已經跨越神橋,成為神祇,星犴師兄應該還沒有做到這一步罷?」

星犴接過酒罈,道:「這幾日我潛伏在太學院的天錄樓中,翻閱各種典籍,將秦大神醫的神橋空間術數模型反覆研究一番,修成神境,對我來說不難,但也需要一年的時間。」

他仰頭飲酒,延豐帝盯著他的喉結,想要出手,但是卻始終尋不到機會。

秦牧等人心中一驚,這幾日星犴一直都藏在太學院的天錄樓,竟然無人察覺,讓他們不禁額頭冷汗滾滾。

星犴放下酒罈,道:「不過,陛下有沒有修成神境對我來說都無所謂,修成神境,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只是一尊偽神罷了,最多修為比從前深厚一些,在道法神通上你並無長足長進。你將文武群臣喚來,衛國公,天策上將,這兩位是神祇,再加上你,有與我一戰之力。但是太學院連同你的京城,便要徹底毀了。」

延豐帝額頭綻起一根根青筋,突然又放鬆下來,笑道:「適才你們在說些什麼?」

「天盟。」

星犴道:「他們發現天高十萬里,天厚三百丈,因此他們組成了天盟,打算探尋其中的奧秘,捅開這個虛假的天穹。」

延豐帝笑罵道:「胡鬧,都是些胡亂折騰的孩子。這件事朕也知道,火山令向我彙報了此事。朕聽到天盟這個詞,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你們幾個打算推翻朕呢!」說罷,哈哈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卻沒有傳遞出去,而是在周圍的空間中來回震蕩,將篝火邊的眾人震得氣血翻騰。

延豐帝心中一驚,急忙收聲,他原本打算用笑聲將天策上將等人引來,沒想到即便他修成神境,星犴的法力還是要比他高深許多,以自身的法力形成奇特的力場,將他的笑聲裹在小小的空間之中,讓他無法傳訊。

他的修為畢竟雄渾無比,僅僅笑聲,便差點將秦牧靈毓秀等人震得吐血,所以不得不收聲。

星犴瞥了靈毓秀一眼,道:「皇帝未免得意太早,有些燈下黑,你家的公主廣交豪傑,在場的年輕人都是各門各派的領袖,將來都將成為雄踞一方的人物。天魔教主,道主,上蒼,小玉京,佛門,這些未來領袖都與她交好,等到她大勢一成,你不退位讓賢也不可能了。只是你只顧看著天下,看不到你身邊的她而已。」

延豐帝不以為意,道:「師兄休要挑撥我父女。莫非星犴師兄對天盟也有興趣?」

星犴搖頭,道:「我對厚三百丈的天感興趣,對天盟倒沒有興趣。」

「那麼星犴師兄是來殺我的嗎?」秦牧問道。

星犴再度搖頭,道:「我原本的確想殺秦大神醫,我在你手中屢屢吃虧,箱子被你偷走,家底被你端了,的確對你恨之入骨。但是這次我在天錄樓中看書,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新永利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