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永利国际官网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永利博小說 >牧神記 >第三百七十九章 繼承者

第三百七十九章 繼承者 (1/2)

小說: 《牧神記》 | 作者: 宅豬 | 更新時間:2017-12-15 21:57 | 本章字數:3736

沒多久,那尊神屍被幾位大高手抬了上來,神威瀰漫,不過是個殘的,支離破碎,拼不到一起。

這尊神祇的頭顱倒還是完整的,還可以看到面目。

「是我遇到的那尊神,自言來自上蒼。」

延康國師看了一眼,道:「他的本事極高,我與他交鋒,以命換命的姿態才將他逼退,而我被他打殘。」

那一戰的結果是延康國師完全廢掉,心灰意懶打算做個隱士和夫人隱居在血湖旁。如果不是秦牧尋到他,只怕延康國師從此便會從人間消失。

秦牧打量這個頭顱,微微一怔,這尊神祇的頭顱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頭顱像是美玉做的一般,雖然死了,但是依舊找不到任何瑕疵。

他看起來很年輕,看不出有多大年紀,不過神與天地同壽,很難從外表看出真實年紀。

「這尊神祇的頭顱,有些像是……」

秦牧面色古怪,這尊神與虛生花有些相像!

並非是長得相像,而是虛生花也是一個完美的人物,就像是無暇的美玉雕琢出來的一般,顯得十分精緻。

這顆頭顱也精緻得不像是人,而像是玉雕!

「這尊被轟死的神,難道就是虛生花曾經提起過的他的師尊玉君?」

秦牧瞪大眼睛,虛生花的師尊玉君,極有可能被延豐帝一炮轟死了!

「玉君就是給延康國降災之人,也是死有餘辜。只是不知道虛生花知道了會是什麼反應?」

秦牧想了想,沒有做聲,他不打算將這件事捅出去,倘若延豐帝知道玉君就是虛生花的師父,肯定會將虛生花幹掉以絕後患。

皇帝向來是不理會江湖規矩的。

秦牧很欣賞虛生花,並不希望他就此死掉。

延豐帝笑道:「秦愛卿鍛造射日神炮,勞苦功高,朕還沒有賞賜過你,這顆神祇頭顱便賞賜給你了。」

「不要!」

延豐帝臉色微變,哼了一聲,自覺臉面掛不住。秦牧連忙笑道:「這次屠神之戰,小臣寸功未立,怎敢拿大頭?陛下這次開炮,藥石勢必耗費了不少,這戰果還是納入國庫中罷。」

這話便中聽多了,在群臣面前給足了皇帝臉面。

延豐帝龍顏大悅,笑道:「愛卿識大體,朕也不勉強你,你造射日神炮這功勞朕便算你捐國庫了。」

秦牧臉色頓時黑了。

延豐帝哈哈大笑,隨即想起這射日神炮耗費的藥石便不由得一陣肉疼,開炮是爽了,但是消耗也大的可怕。

這次神魔開戰,延豐帝率領朝中高手駕馭著炮台從京城飛到這裡,路上必須要保持射日神炮的飛行狀態,耗費的藥石比開一炮要多得多!

延康國師和靈玉書雖然從蠻狄國和狼居胥國帶來了許多財寶,但射日神炮就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喂不飽的吞金獸,多玩一會兒便會傾國蕩產。

「這是我延康國屠掉的第一尊神!」

延豐帝抬頭看天,冷笑道:「今後說不定還有第二尊,第三尊!朕的子民,不是魚肉,朕也不是這些神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的懦夫!班師回朝!」

射日神炮漸漸轉向,秦牧遲疑一下,道:「陛下,微臣還有些小事,需要留在此地一段時間……」

延豐帝看了看他,道:「愛卿,你莫非認識與那幾尊神交手的強者?你想留下來,是會一會他們?」

秦牧點頭,道:「是我家裡的幾個大人。」

延豐帝似笑非笑道:「你家的大人還不少呢。能否給朕介紹介紹?現在國家正值用人之際,這些才華蓋世的高手,朕很想見一見。」

秦牧連忙指了指王沐然,道:「還有幾個應該是他們家的大人。我家的大人不太喜歡見外人,陛下還是問問他們家的大人罷。」

王沐然搖頭道:「陛下,我們家的大人也不喜歡見外人。」

延豐帝臉色鐵青。

延康國師咳嗽一聲,站在他的身邊,身子悄悄傾斜若無其事一般向延豐帝咬耳朵道:「他們兩家的大人都非常了不起。一邊是隱居在大墟中的老人皇、天刀等神秘高手,一邊是小玉京。陛下招攬不來他們。」

延豐帝嚇了一跳,心中凜然。小玉京他是知道的,雖然隱居避世,但地位還在三大聖地之上,裡面居住著一些神秘莫測的老仙人。而國師將秦牧家還排在小玉京之上,難道是隱居在大墟中的聖地?

「國師,既然有老人皇,那麼這一代的人皇……」

延康國師搖頭道:「近水樓台先得月,這代人皇不可能是陛下。」

延豐帝心頭微震,看了看秦牧,頭腦有些昏沉。

秦牧再次告退,延豐帝遲疑一下,延康國師知道他為君的心思,對秦牧這個新人皇顯然有了防備之心。

「陛下?」延康國師咳嗽一聲。

延豐帝清醒過來,揮了揮手,道:「秦愛卿處理自己的事情要緊,先退下吧。」

秦牧縱身跳下炮台,王沐然等人也連忙跟著跳了下來。

延豐帝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延康國師默默站在他的身後,突然道:「陛下動了殺心?」

「有那麼一刻。」

延豐帝對他毫不隱瞞,痛痛快快的承認,道:「他是天魔教主,本來便讓我防備得很。天魔教雖然有個魔字,但卻是第一大教,名義上是個門派,但其實是個國家,是我延康的國中之國。重用他,我一直難以放心。而今他又成了當代人皇,我便更加不放心了。」

他長嘆道:「天魔教主如此出色,出類拔萃,這樣的人很難掌控。我的兒女,都鬥不過他的,等到我壽元耗盡之後,嘿嘿,這延康國只怕便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所以我的確動了一下殺人。」

他站在那裡,看著秦牧等人遠去,面色平靜道:「但是現在沒有了。」

延豐帝抬起頭看了看天空,語氣也愈發平靜:「國師,你和我雖然是君臣,但實則是兄弟,心連心,同時又都如此出類拔萃,曠世罕有。你我配合,改革變法,尚且如此艱難,像是一條隨時在狂風大浪里被打翻的小舟。我在想,倘若我們失敗了呢?倘若我們死了呢?誰來繼承我們的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新永利国际官网